昔日私募冠军叶飞公开发难中源家居 “资本黑吃黑”谜局下一步走向何处?

原创 PC4f5X  2021-05-14 21:23 

昔日私募冠军叶飞公开发难中源家居,“资本黑吃黑”谜局下一步走向何处?

环球老虎财经app

“乱花渐欲迷人眼”。本应着眼于自身价值提升的市值管理成为上市公司联合相关机构合谋操纵市场的“股价管理”。此次叶飞口中的主角中源家居被称为“A股第一杀猪盘”,从中源家居一季度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也出现端倪,三方资产和自然人刘俊聪基本同在2021年一季度成为中源家居和利通电子前十大流通股东。而随着事件的发酵,维信诺和昊志机电也被牵扯其中,这一出“举报戏”也被投资者称为资本市场“黑吃黑”。

金融圈当前最大的瓜,当属叶飞微博发难中源家居并公开“讨债”。昔日私募大佬与A股“杀猪盘”之间究竟有何过节?

5月9日,叶飞通过微博,隔空喊话中源家居董事长和董秘,直言中源家居市值管理找的盘方赖账不付尾款。同时,上市公司股价下跌导致其下家的一些公募基金经理和券商资管出现较大损失。而中源家居若赖账或者继续欺骗,叶飞表示将向中国证监会实名举报。

将庄家操盘股票的面具撕下后,叶飞又将“黑吃黑”的暗箱操作悉数曝光,市场为之哗然。然而,事件还在持续发酵中。

13日,中源家居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未开展“市值管理”,也未与盘方蒲菲迪、叶飞有所接触。公司相关人士对外称叶飞有“碰瓷”意味。

而“碰瓷”一说似乎惹恼了叶飞。据悉,他将在14日提供相关证据。于是,活跃在微博的叶飞,开始了爆料之路。

坊间流传的疑似叶飞朋友圈截图显示,叶飞“点名”了维信诺和昊志机电,直指这两家上市公司进行过“市值管理”。耐人寻味的是,14日午间,维信诺、昊志机电均表示未接触过叶飞,不存在相关情况。

1

是“讨债”,还是“黑吃黑”?

昔日私募大佬凭借一篇“讨债”微博,一举将中源家居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值得一提的是,中源家居因频繁出现暴涨暴跌,“杀猪盘”前科已然“记录在案”。

叶飞9日晚发布的微博,直到13日才在投资圈广泛传播。而该微博的核心在于叶飞通过中间人参与中源家居的市值管理,并联系了一些公募基金经理和券商资管买入中源家居股票但最终蒙受了几百万元的损失。

对此,中源家居火速公告澄清,自上市以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均未直接或通过第三方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委托有关盘方购买公司股票,开展“市值管理”。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也未接触或与蒲菲迪、微博大V“叶飞私募冠军直说”相识。

同时被叶飞公开的,还有其与盘方蒲菲迪发生纠纷的出警记录。叶飞贴出了蒲菲迪的个人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联系方式等信息,以及其与蒲菲迪发生纠纷的口头调解协议。

目前有关蒲菲迪的公开信息为数甚少,其具体身份尚无法核实。但注册在深圳的一家名为莘天使基金的私募基金,现任实际控制人同样名为蒲菲迪,目前持股70%。但不知此蒲菲迪是否为叶飞公开的蒲菲迪。

然而,上述协议仅涉及个人民事纠纷,并未牵扯到中源家居,尚未发现蒲菲迪与中源家居有明显的关联。

“讨债”微博之后,叶飞又陆续发表了一些文章。经疏理得知,叶飞与中源家居的纠纷起源于3月31日。

某券商人士接了一单上市公司市值管理业务,并将这笔业务介绍给了叶飞,叶飞又找了一批公募基金经理和券商资管进行操盘。

叶飞介绍“当时盘方和上市公司要出货3个亿,然后因为对接货的公募资管不熟悉,所以先出3000万,5000万试试渠道是否通畅”。

然而事与愿违,“交易”未能如期进行,中源家居股价暴跌,接货的公募资管成为冤大头。除了接盘的股票遭遇亏损,甚至没有拿到盘方承诺的保证金。

公募资管蒙受几百万元损失后一直向叶飞催债。迫于追债压力的叶飞在向前述券商人士以及盘方蒲菲迪讨债未果后,便开启一连串的微博谴责,颇有“大杀四方”之势。

从叶飞的爆料来看,此事关联方众多。5月13日的直播中,叶飞透露自己为中间人D,即第四层中间人,申万宏源刘鹏为其上家,操盘方是一名为蒲菲迪的女性。

据查,申万宏源的确存在名为刘鹏的从业人员,其职业岗位为证券经纪业务营销。

值得一提的是,一度站在私募界顶峰的叶飞,却在2015年,因涉嫌操纵信威集团等5只股票价格,被证监会罚没约2600余万元。

除此之外,叶飞旗下私募基金倚天投资还曾被客户起诉,部分财产遭冻结,公司被监管层要求整改,本人也被监管约谈。近来,又因相关课程招致负面评价。

而后沉寂许久的叶飞,此番种种言行究竟因“路见不平”平添了曝光度,还是引火焚身呢?

相关法律人士指出,如果此事为真,叶飞本人虽为中介,没有直接参与交易,但有明显的沟通和合意,涉嫌共同操纵,其与盘方的所谓“约定”也不受法律保护。同时,自曝行为并不构成减轻法律责任的条件。如果事件属于捏造,那叶飞可能涉嫌传播虚假证券信息和损害上市公司声誉。

2

三方资产和自然人刘俊聪同进中源家居和利通电子

当前,叶飞所举报的情况尚待进一步调查证实。但是火速否认指控的中源家居因“A股第一杀猪盘”的刻板印象无法完全取信于人。

甚至于,中源家居本身就有可疑之处。

而梳理中源家居一季度新进股东后,发现诸多蹊跷。

经查阅,2021年一季度,私募机构三方资产新进中源家居,并跻身前十大股东,位列第七。

有意思的是,通过同花顺了解到三方资产所有的股票还包括利通电子。三方资管旗下4只产品位于利通电子前十大流通股。其中,一只产品于2020年四季度开始进入,其余3只产品均为2021年一季度新进。

除三方资管外,另一机构前海泽信于一季度新进利通电子并成为第七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1月于深圳注册的三方资管,股东包括杨柳李海山,分别持股90%、10%。此外,李海山担任执行董事和总经理。

而通过天眼查了解到,李海山曾是前海泽信的股东和监事。后于2017年3月和2018年8月,先后辞去监事职务和退出股东序列。

同在一季度,自然人刘俊聪新进中源家居,一跃成为其第四大股东。巧合的是,同样名叫刘俊聪,则在同期新进成为利通电子第九大流通股东。

综上所述,三方资产和自然人刘俊聪基本同在2021年一季度成为中源家居和利通电子前十大流通股东。

中源家居2018年2月登陆上交所主板,股东持股比较集中,实控人、管理层持股平台和董事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74.93%,其余股东多为自然人。

而利通电子与中源家居股东结构也颇为类似,都是实控人、管理层和董事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大部分股份,其余股东多为自然人。并且数据显示,利通电子流通股仅占总股本的30%。

两家上市公司的巧合之处还包括,三家营业部交替出现在两只股票的龙虎榜上。数据显示,4月初,中源家居和利通电子买方前五席中皆包括招商证券上海牡丹江路净、银河证券深圳深业上城、光大证券宁波悦盛路。

基于种种蹊跷,中源家居和利通电子2021年4月的股价走势惊人一致。

叶飞也曾提及“中源家居和利通电子同一天遭遇杀猪盘,走势如出一辙,背后都是成都帮”。

而中源家居董秘张芸表示,不了解崩盘原因,公司未干预二级市场股价,对于前十大股东里的三方资管并不了解。

相关媒体指出,在2020年4月30日中源家居股价开始暴跌之前,便有投资者爆料称,有所谓“微信股票群”中的“带票老师”和“微信朋友圈股友”鼓动股民买入中源家居股票。

而在2020年8月公司股价下跌前,亦有投资者爆料称,在名为“中银股友俱乐部”、“银河高级分析群”的微信群或直播间中,一位“刘老师”鼓动散户在9:25-9:35的时间段“跟随游资集体建仓”,全仓买入中源家居。结果买完后微信被拉黑,微信群也被解散。

3

 暗藏的市值管理江湖

当前,叶飞的微博已经成为本次事件的“流量专区”。破釜沉舟的叶飞,还将战场转至微信朋友圈,火力全开,直接点名昊志机电和维信诺。

虽然昊志机电和维信诺矢口否认,但值得一提的是,老虎财经曾于2020年12月详述过昊志机电背后两大私募上海通怡投资和上海迎水投资的“协同作战”。

具体而言,迎水投资旗下3号、4号私募基金在2020年二季度进入,然后三季度开始减持。通怡投资旗下3只私募基金在2020年三季度新进入昊志机电,成为前十大流通股东。

此外,两家私募共同持有股份的上市公司还包括新宁物流。通怡投资在2018年四季度成为前十大股东,而迎水投资在2018年二季度成为前十大股东。2020年一季报数据显示,通怡投资已经退出前十大流动股东;二季报数据显示,迎水投资也紧随其后在二季度退出前十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两家百亿私募实控人相识,又是校友。同样偏爱小市值个股,具有快进快出的风格,且同进同出多只个股。

迎水投资甚至不加掩饰将旗下产品命名为“迎水通怡1号”。由此,坐庄嫌疑或难排除。

叶飞在对中源家居的控诉中所披露的在以市值管理为名的股票坐庄模式是A股市场上目前比较常见的股票坐庄模式。

业内人士指出,通过叶飞曝光的上市公司盘方联合代持方操纵股价的套路,投资者也应该明白,由于信息和资金不对等,投资者在股市很难和庄家对抗。

而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受挫的不是散户,而变成了公募基金和券商资管。

本文地址:http://www.f9p5q9.cn/29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